“我们一直坚持的一点,就是将一个公司了解到足够让我们能够预测它未来,比如说未来10年的前景,至少我需要知道的是,在最坏的情况下,一家公司1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

一旦一家公司达到了我们的买入标准,我们会长期持有,因为我们可以确定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非常好,而我们又能够充分理解,即便这家公司的股价下调50%甚至60%,我们也会从容加仓。”

“我们致力于找到能够穿越市场起落的公司,甚至可以利用这些起落更加繁荣的公司,要做到这一点,这些公司必须有一种反脆弱性。

这样一来,市场的涨落某种意义上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优势,因为当我们看中的公司在普跌中折价50%、60%甚至70%,我们就可以加仓更多。”

“当你在投资上有一定的名声之后,总会有很多人试图抄你的作业,而这是我不提倡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在你决定投资一家公司之前,你最好先确定自己足够了解它的商业模式,要比这个世上的绝大多数人都要了解才行,甚至要比公司的管理层更加了解,

对于公司管理层,他们管理公司,肯定会对公司有深入了解,但他们也有自己的固有偏见或者偏爱使得它们无法理性客观地看待自己的公司。”

中国经济的内核在过去10年内发生了质的改变,中产阶级的崛起让中国慢慢开始向消费主导型经济转型。

中国政府正在有意识地将IPO程序从审批制转变为注册制。现在可能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随着这一过程的深入贯彻,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的反映会越来越强。

“过去40年来的技术变革浪潮,从根本上改变了各种商业格局。而投资者需要意识到这样的变化——

所投资的企业要么和科技变革毫无关系,要么特别善于运用新技术或者能引领技术革新。投资者也不需要成为专家工程师,但是需要对科技变革有广泛了解。

以上,是喜马拉雅资本创始人,芒格家族资产管理人李录4月10日在哥伦比亚商学院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商业大会上,与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布鲁斯·格林沃德的对话中分享的最新精彩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