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做人們以為是最糟的情人,但其實是世上最棒的情人,還是你希望做人們以為是最棒的情人,但其實是最糟的情人?

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如果世人无法看到你的成果,那么你希望被认为是最好的投资人但其实绩效最差,还是被认为最差的投资人而绩效却最好?

你想做人們以為是最糟的情人,但其實是世上最棒的情人,還是你希望做人們以為是最棒的情人,但其實是最糟的情人?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