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老师讲过一个故事。日本的汽车下线前,会经过几十米长的日光灯带,通过照射和反射,寻找那些肉眼无法发现的、最细小的缺陷。一旦有,回头重来。但是,这样的“精益求精”其实意义不大。因为一旦上路,这辆车立刻会被路上的飞溅的小石子,砸出凹痕,即便肉眼看不出来。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干?因为在存量时代,地上几乎没有金子了。我们必须精益求精,必须内卷,必须把你口袋里的金子抢过来,才能活得更好。你所看到德国的精益求精,你所看到日本的极致服务,都是内卷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