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大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从「人治」变成「法治」,否则就容易失控。

按照流程做事,结果不好可以怪流程。而没有按照流程做事,如果结果不好,那就是不守规矩的人的锅。这样的激励制度,是会把人推向对流程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