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巴菲特股东会:备有足够现金,不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Q2:多年以来,您一直在囤积现金,总是在说您的枪已经上膛了,瞄着大象准备射击。

2020年3月,股市大跌之后,美国政府承诺将全力以赴拯救经济,但是您却按兵不动。您能告诉我,您为什么不出手吗?

巴菲特:我们持有的现金大概占伯克希尔所有公司价值之和的15%,这个比例是比较稳健的。

可以说,我不会让伯克希尔持有的现金低于200亿美元。随着伯克希尔规模的增长,我们会相应提高这个数字。

其实,在这次美联储行动之前,我们接到了两个电话,有机会做成500亿美元或者750亿美元的投资。可惜,刚过了两三天,这两笔投资还没成,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就行动了,美联储真是力挽狂澜。

3月23日,美联储雷厉风行,祭出霹雳手段,拯救了停摆的经济。

此前一天,政府债券市场都出现了混乱,恐怕伯克希尔哈撒韦想发行债券都发不出去。这件事当时没受到太多关注,但货币市场确实出现了大规模的赎回潮。

那几天的数字完全是2008年9月的情景再现。2008年,我们要感谢伯南克和保尔森。这一次,美联储十分清楚,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经济,而且也说到做到了。

3月23日,美联储毅然付诸行动。美联储行动前的一天,伯克希尔都发不出债券。

美联储行动之后,过了两三天,市场起死回生,连嘉年华邮轮之类的公司都能发行债券了。公司发行债券的规模创下了历史新高。

那时候,很多公司都遭受了巨额亏损,很多公司都破产停业了。美联储确实动用了霹雳手段。记得当时美联储的主席还说:“政府能不能在财政政策方面提供一些支持?”于是,国会立即推出了强有力的财政政策。

2008、2009年那次,大家都觉得怨银行,还在为是否该救银行而争论不休。这次,不是任何人的错。美联储知道,要不惜一切代价,国会也密切配合。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形成合力,效果立竿见影,经济被救活了。

政策达到了这么好的效果,估计美联储、财政部都没想到,大家谁都没想到。现在经济有 85%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运行良好,略微有些通货膨胀,但整体经济健康平稳。

显然,我们吸取了2008年和 2009年的经验教训,这次应对得很好。当时,我并不完全确定,政府能这么快、这么好地救活经济。

伯克希尔有个信条:我们不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

我们不是银行。银行急用钱,可以找美联储,我们不行。我们必须确保,无论任何情况,无论任何情况,有些情况,核战争之类的,那我们也没办法。

大家可能还记得《欲望号街车》(A Streetcar NamedDesire)中的布兰奇·杜波依斯,她说过一句话:“我总是靠陌生人发善心而活着。”

真到经济彻底停摆的时候,别说陌生人了,朋友也帮不了你,我是有亲身经历的。

今年3月中旬,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各家公司都纷纷动用信贷额度,银行措手不及。大家都担心再晚几天就借不到钱了,所以一拥而上,大家都动用信贷额度,都从货币市场提取资金。

幸好政府当机立断,迅速行动。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都非常有效。

然而,在当时,我并不能完全确定,政府将立刻采取行之有效的对策。我并不能完全确定,政府的政策是否能得到贯彻执行。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政府的应对措施很得力,结果非常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对于这个问题,查理一定有自己的观点,我们请查理也来回答一下。

芒格:事先囤积一大笔资金,在严重的危机到来时,抓住最低点,投入全部资金买入,有几个人能做到?

总有个别的人碰巧做到了,但是,你非要求伯克希尔做到这一点,那是太苛求我们了,对我们要求太高了。

巴菲特:查理,你说的是。我和查理都不擅长跳舞,你让我们踩准市场的节奏去抄底,那是强人所难了。

芒格:是啊,我们做不到。我看,别人也做不到。

巴菲特:特别是百亿规模的资金,或者说千亿规模的资金。

总之,政府拯救经济的行动很成功。有张相关的幻灯片,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可以看到我们的流通股数量。

第一季度,我们投入了250亿美元回购,我们把钱用对地方了。我们自己的公司、自己的股票比别的公司、别的股票都便宜,所以我们买自己的。我们也有机会投入了大笔资金进行回购。

现在回头看,我确实觉得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还是会卖出航空公司、削减银行股。至于是否应该买些别的公司,那倒是可以商榷的。